一天20元:一个关于年轻人租房的真实故事
2018-08-20   来源:未知 作者:搜楼网  

都说“来了就是深圳人”,但说起最初的落脚点,每个人都有不同际遇。

刚刚来深圳的年轻人,多数都会选择去位于罗湖笋岗的深圳人才市场找工作。提起人才市场,除了找工作,许多求职者都会对附近许多推着单车发小卡片的人留有印象:他们都是一群二房东,卡片上写着10元一天的住宿,这就是许多刚来深圳找工作年轻人的最初落脚点。

“房子原本就在附近的笋岗城中村,但现在村里许多房子都被包装成长租公寓,所以房源少了。”正在路边不停吆喝的陈老板告诉记者,“一天10块钱那是以前的价格啦,现在要20块一天,笋岗村的房源少了,现在主要都在附近的八卦岭宿舍。”

“要不要去看看,真的是最便宜的了。”陈老板说。

这时,一位穿着整齐的年轻人表示想去看看,记者也随同前往。

步行10多分钟,终于走到了八卦岭宿舍区。这是一片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老旧小区,数量超过40栋,楼下是各式各样的小餐馆,洗脚店和杂货店。而且,随处可见已经脱落的外墙,就可以看出这里的“历史”。

“房子在5楼,小心楼梯。”陈老板很是贴心,立即打开手机照路,“这里可能是要准备拆了,物业也不怎么管,楼梯间坏了也没人修。”

走到3楼时,记者发现有人在楼道里开起了小杂货店,这在一般的住宅小区里很少见。“大家都要维持生计,没办法,但也算方便大家嘛。”陈老板说道。

终于爬到5楼,大家都已经全身湿透。这里果然很像“宿舍”:长长的走道两旁分布着近20套单间,走道里的垃圾随处可见,还有许多儿童车,看来住家的人也不少。

只是,打开房门的一刹那,那位年轻人似乎被眼前情景震住了。

一个建筑面积不到30平方米的单间,放着4张上下床,唯一透光的小阳台硬生生给建成了厕所和厨房,但头顶的天花板水泥已经剥落,露出了钢筋。吊扇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给本来就闷热的天气增添了一丝烦躁。一位穿着衬衫西裤的年轻人刚刚躺下,看到有陌生人进来就立刻坐了起来,很是防备。旁边,一位抽着烟的中年男子却显得很悠然,继续翻看着手机。对面的一位身穿快递员工装的人两眼无神,或许是刚下班回来已经没有力气和心情去搭理进门的人。

“有厕所和厨房,20块很便宜了,楼下拐弯就是红岭北地铁站,去哪都方便。”陈老板仍在极力推销。

“我再想想吧。”这位年轻人显得很犹豫。

刚刚下楼,年轻人又留步了:他还是决定先住一个星期。“我还没找到工作,身上就剩几千块钱,先忍着吧。”

如果说刚来深圳的许多年轻人住进这种10元、20元店是“无奈之举”,那么即使找到工作后想租住得更好,压力也已经越来越大。

“想要住得好,就要多付钱”,一直是租房的不变法则。今年以来,深圳的房租快速上涨,就像八卦岭宿舍这样的房源,即使没有装修和齐全的家电,目前的月租金也已经超过2000元,而去年都在1800元左右。“有稍微大一点的4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现在业主报价月租3000元。”当地中介如是说。

根据Q房网统计,7月份全市商品住宅租金为每平方米78.66元,环比上涨0.46%,7月更是进入租赁活跃期。从各区域月度租金价格来看,福田区7月平均租金达到每平方米105.99元,其次为南山区,为每平方米105.21元,罗湖区的平均租金也达到每平方米101.76元。

“可别小看这里的老破旧房子,现在要卖180万。”陈老板说,“这里据说准备要棚改,房价涨得厉害,但你发现没有,笋岗八卦岭附近的10元店为什么几乎都变成了20元,还不是因为租金也不断在涨。”

最近,全国多个城市的房租大涨,成为市场热议的话题。其中,长租公寓和房企进行城中村改造等因素不能忽视。市场人士普遍认为,此轮涨价与各租赁品牌在巨大的房源竞争压力下激进地拓展房源、抢占市场关系不小。在八卦岭宿舍区,记者还发现了包括维越公寓在内的许多长租公寓品牌,这些长租公寓品牌将整栋楼进行了翻新,房租自然水涨船高。就拿这种不到30平方米的公寓来说,网上显示的租金报价都超过了3000元。

此外,市场上私人房屋租赁价格受长租公寓的影响也水涨船高。“这边一套33平方米左右的公寓去年的租金是3800元左右,今年涨到了4200元,但某长租公寓品牌却以4600元的月租把房源从业主手中拿下。附近的业主来放盘得知这种情况后,立马要求以4500元左右的价格放租。”在福田红岭南片区,一位中介跟记者道出了房租大涨的原因,“要知道,经过长租公寓品牌的改造后,这套房子要租5500元左右,而且每个月还要收一定比例的管理费。”

据悉,北京市住建委近日集中约谈了包括蛋壳在内的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明确要求住房租赁企业不得利用银行贷款等融资渠道获取的资金恶性竞争抢占房源;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不得通过提高租金诱导房东提前解除租赁合同等方式抢占房源。公开信息显示,前我爱我家集团副总裁胡景晖在个人媒体沟通会上表示,“长租公寓爆仓,一定比P2P爆雷更厉害”。

有人说北漂青年要“逃”出地下室,但逃离了暗无天日的地下室,似乎又落进了资本收割的圈套里。那么,“深漂一族”呢?

(证券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