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企“退房令”8年后 航天科技旗下房企拟撤出参股公司
2018-08-14   来源:未知 作者:搜楼网  

8月13日,北京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北交所)的一则公告显示,航天时代置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天置业)转让北京航天恒润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天恒润)22.60%股权,标的公司2017年净利为负1.38万元。

航天置业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以下简称航天科技)以及旗下多家成员单位投资组建。此次也不是航天置业第一次转让相关房地产资产。早在去年11月,航天置业将旗下全资子公司航天时代置业发展(武汉)有限公司100%股权进行挂牌。相似的一幕曾在其他央企身上发生,今年6月10日,中国航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陕西航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挂牌出让。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上述动作距离央企“退房令”已经过去8年多。此前,国资委宣布除16家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央企外,78家不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央企,在完成企业自有土地开发和已实施项目等阶段性工作后要退出房地产业务,而航天科技并不在16家央企名单之中。

已注销或转让部分房产公司

北交所信息显示,德润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航天置业、北京恒成百利工程项目管理有限公司分别持有航天恒润59.4%、22.6%和18%的股权。标的转让底价为2849.70万元,价款支付方式为一次性支付,另外两家股东不放弃行使优先购买权,德润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拟受让22.60%股权。此次交易如果完成,意味着航天置业退出航天恒润。

航天恒润2017年度审计报告数据显示,其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分别为负1.38万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分别为负0.02万元。

作为航天恒润的股东之一,主要从事房地产开发的航天置业则更有看点。航天置业由航天科技及旗下多家成员单位投资组建。成都航天模塑股份有限公司创业板第一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显示,航天置业成立于2007年,2016年净利和2017年1~6月的净利分别为3971万元和5277万元。

对于航天置业,航天科技也颇为看好。2008年,航天科技官方网站的一则消息显示,航天科技高管在一次讲话中指出,航天置业是集团公司第四次工作会确定着力发展的专业公司之一,进军房地产领域对集团公司来说是一种新的挑战。

航天科技官网2015年2月的一则消息显示,航天置业成功竞得天津生态城内一宗占地约3.8公顷的住宅用地,将用于开发绿色生态住宅项目。

事实上,除了持有航天恒润22.6%的股份,航天置业旗下还有航天时代置业发展(西安)有限公司、航天时代置业发展(天津)有限公司、天津生态城航天置业有限公司、北京航天时代天盛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内蒙古航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多个房地产公司的全部或部分股权。

不过,上述地产公司中有几家早在此次股权转让前就已经注销或者转让。中国卫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7月发布的第一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显示,航天时代置业发展(天津)有限公司于2016年12月27日完成注销。另一方面,由于拟退出当地房地产市场,航天置业于2017年12月21日将航天时代置业发展(武汉)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给湖北省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航天科工刚转让旗下房产业务

无独有偶,和航天科技旗下企业航天置业动作颇为相似的一幕也出现在航天科工身上。今年6月10日,北交所披露的信息显示,中国航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陕西航天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陕西航天房地产公司)100%股权准备挂牌出让。中国航天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为央企航天科工集团旗下的大型综合建筑企业。此外,航天科工集团旗下不少房地产开发业务公司均已进行了调整和注销。

值得注意的是,央企“退房令”发布距离上述两家央企近日转让房地产资产股权事项已经过去8年多。始于2010年3月的央企“退房令”一度受到业界关注。彼时,国资委宣布除16家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央企外,78家不以房地产为主业的央企,在完成企业自有土地开发和已实施项目等阶段性工作后要退出房地产业务。航天科工和航天科技并不在16家央企名单之中。

不过,“退房令”的效果似乎未达预期。早在2012年,国务院国资委的报告中披露,航天科工等27家非房地产主业的央企在2011年就退出了房地产项目,未完成房地产项目退出的央企仅有51家。

然而,同年,据《中国房地产报》报道,“3·18限退令”后航天科工仍成立房地产公司进行地产开发,上报给国资委的7家房地产公司,仍有不少楼盘在热销和规划中。2015年,航天科工才开始了彻底的整改,截至2015年12月18日,其6家三级企业全面退出了房地产业。

中国城市房地产研究院院长谢逸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航天科技和航天科工的动作一定程度上受到了近年来央企“退房令”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可能存在未能及时开放相关房地产资源,导致资产闲置的问题和融资成本的增加。此外,退出房地产业务,也能释放一定现金流,获得一定收益。

深圳瑞诚董事长王大国则对记者分析称,上述情况的出现有几种可能:一是现在转让的房企手上基本无地,也无意再竞拍拿地,为了配合中央政策要求转让;二是房地产价格已经在高位,拿地开发风险大,利润小,其无意再同大房企竞争;三是在目前严格的调控趋势下,央企顺势而为。